时隔十六年,吴彦祖再演悍匪,被毁的不仅仅是颜值

《除暴》上映,吴彦祖饰演杀人越货、心狠手辣的悍匪,杀人如麻、手上沾染无尽鲜血。

这个角色,让人很容易想到16年前《新警察故事》里他饰演的变态罪犯。

一样带着团伙抢银行杀人,一样的嗜血狠毒,但不同之处也很明显。

坦白说《除暴》作为类型片完成度并不低,对比这几年的港产警匪片、品相也很有优势,但单就吴彦祖饰演的反派来说,角色质感未免有些“退化”

两相对比,十六年前《新警察故事》里的吴彦祖,是标准的英俊小生面孔,精致面孔并不阻碍他成为有潜力的好演员;

十六年后,《除暴》里的吴彦祖似乎大费周章让颜值下线,怎么丑怎么拍,但“放弃外表”似乎对角色没有绝对的加持效果。

倒不是吴彦祖的表演有问题,而是角色并没有当年那般清晰的性格脉络。

严格来说,两部电影里吴彦祖的角色,一个是悍匪,一个更接近变态。

出发点不同,心理逻辑链条不同,情感附着点也不同。

这些不同点,体现在相近的原生家庭关系、恋爱婚姻关系、警匪对峙关系等模块中。

一,原生家庭缺憾。

《除暴》中吴彦祖的角色老鹰带着兄弟小团伙,抢劫银行、金店、运钞车,犯下无数大案,主要是为钱为谋生。

(不排除暗含的变态快感刺激成分)

《新警察故事》里吴彦祖饰演的高官之子,和一群富二代们搞出种种惊天血案,是为求刺激,为心底填不满的缺失和收不住的愤怒

电影里一个非常重要的镜头,是阿祖幼年时期被虐待。

小小的孩子浑身伤痕,带着手铐哭泣不止。

父亲和母亲婚姻不幸,母亲觉得“你能上位都是因为我爸爸(你入赘)”,父亲觉得全凭自己奋斗。

这位父亲将自己的不满悉数发泄在儿子身上:你这样没出息、这样不长进、丢尽了我的脸。

父亲虐待,母亲溺爱,共同养育出一个长歪的变态。

《新警察故事》里阿祖的家庭戏份很少,但电影通过几场争吵、几个镜头,将角色的成长环境、心理动机、原生家庭困境等问题,讲得很清楚

因为溯源清楚,所以电影最后阿祖去掉子弹、开枪求死的画面,才能传达强烈的情感。

父亲大喊着“你让我如此失望”,阿祖嚎啕大哭如同幼童,对着父亲抬起了没有子弹的枪。

周围密密麻麻围满了警察,他如此这般动作根本是求死。

这是诀别的了断,也是无望的仇恨,还是非常可悲的缺爱。

一面是角色的恶,一面是角色的软弱和伤口。

恶霸和幼童两种特色、集合在同一个角色身上。

质感很特别、叫人印象深刻。

相比之下《除暴》里吴彦祖饰演的这个悍匪老鹰,显得比较普通

普通不是因为他涉案数量小,相反,这个杀人恶魔手下冤魂无数。

之所以说“普通”,是因为电影对角色心理动机、逻辑链条的建构,显得普通,和各路影视剧里的悍匪角色无甚区别。

为谋财而杀人,高智商、嗜血、冷静、残酷,你看,大部分作品里的悍匪都这样。

《除暴》中的家庭关系,体现于最后阶段的老母亲角色(鲍起静饰)。

这位老母亲,起先试图装聋作哑、最后默认“大义灭亲”。

电影里讲明白了“她不是一般人”,知道儿子的罪行。

但那又如何?倘若将情感落点放在杀人犯的母亲身上,普通观众很难共情

从这个角度来说,悍匪最后回到家乡、回到自己母亲经营的澡堂里,情绪力量的维度完全落空

《新警察故事》里最后的父子对峙,是很重要的情感重头戏;但《除暴》里最后的家乡、自家澡堂等设定更像是只落地了一半的闲笔,重点依旧在打斗

二,恋人情感。

《除暴》中春夏饰演老鹰的妻子,老鹰在电视塔顶楼观察城市、预演犯罪,她在那里寻死,三番五次来却始终下不了决心。

从活动地点的角度来说,二人在顶楼相遇反而更合理。

但电影偏偏安排了街市上的偶然相遇,给女方安排了非常戏剧性的场面,听完老先生解签就跑,反而有些失真

这个角色最重要的功能,是变态老鹰和常态生活之间的连接点

因为她怀孕、老鹰希望抢一大笔然后安生过好日子。

此处影片的拧巴,或许在于没处理好她是“雌雄大盗”式的女悍匪,还是正常的烟火气的角色

若说正常,将验孕棒放在礼品盒里,有点吓人。

若说不正常,她似乎又只是一个普通姑娘。

春夏的表现还有几分少女崇拜,几分无辜,节奏到了她那里莫名一半像文艺片一半像言情,让人觉得没着没落。

后期春夏这个角色,更多是帮他脱罪的功能进度条,在不惊奇的强行反转里,像个工具人。

《新警察故事》里阿祖的女友,相对来说是一个比较套路化的角色,女悍匪一枚。

她和小团伙里的其他角色一样,大部分时候都是提供动作戏份的感官刺激,仅此而已。

虽然角色有扁平的嫌疑,但清晰。

让人印象深刻的点,是吴彦祖的角色在她重伤濒死之际,一边在那张血肉模糊的脸上亲了下去,一边开枪打死她。

枪响之后,阿祖抬头,嘴角还有拉丝一样的口水,让人毛骨悚然。

这个角色多变态,一下子就让人记住了。

《除暴》里缺这种有冲击力的场面,不是说只有变态才能让人记住,而是辨识度问题。

三,正邪对峙关系。

王千源饰演的警察对峙,有“猫和老鼠”棋逢对手既视感。

前半个小时的戏份,节奏紧张高能、很好看。

但二位对峙的智力游戏式的快感在三十分钟后就戛然而止,此后彻底变成了普通的抓逃犯故事。

一白一黑一正一反,两位完全对位式的呈现,最后的落点是什么

前半小时,是对案件的叙述;

穿插交替,分别从贼和兵的两个角度来呈现,嵌套互补构成完整的叙述链条。

嘎嘣利落脆,好看。

但这样的好看是表层的。

深层的贼和兵的对位,比如《无间道》里的梁朝伟、刘德华,在无间地狱之苦里坚信一句“对唔住,我是警察”,造化弄人、世事无常,信念感很耀眼、悲剧感很动人

但《除暴》里没有这个部分,而停留在感官智力刺激层面

最聪明的贼,最聪明的兵,互相懂得彼此,在一模一样的位置说一样的话、做一样的事,止步于此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。

《新警察故事》里吴彦祖饰演的贼,对“兵”们的痛恨,来自于对父亲的不满,扩散之后做了投射。

严格来说这不属于正邪对立、黑白博弈的部分,而是父子亲缘问题。

归根结底,《新警察故事》里反派角色塑造最大的亮点,在于让人觉得他恶贯满盈他该死的同时、又能对他心生怜悯和唏嘘。

《除暴》里用了大量篇幅描写角色性格,却未能形成强烈的情绪感染力。

舒心结语

两部都是类型片,某些时候这类影片中打斗戏份的精彩程度、场面的紧张刺激感,甚至比角色塑造更为重要。

显而易见,《新警察故事》的动作设计明显优于《除暴》,隐隐有武侠画风、重表现;《除暴》更粗粝更生猛、重“战斗力”,但在观赏性上却更逊色。

当然这并不是说《除暴》不好看,《除暴》虽然不那么亮眼、但作为院线电影整体完成度也不差。

只是无法对标更多期待。

 分享

本文由网络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共  条评论

评论

推荐阅读

  •  主题颜色

    • 橘色
    • 绿色
    • 蓝色
    • 粉色
    • 红色
    • 金色
  • 扫码用手机访问

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本站不存储、不制作任何视频,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附说明联系邮箱,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。

© 2020 www.gqhjw.com  E-Mail:1@1.com  

观看记录